理解慕课:发展中国家决策指南:以学习者为中心的方法和学习者的获益

内容来源:世界教育信息杂志2017年第03期

转载公众号:世界教育信息

微信号:shijiejiaoyu

编译:许方舟


      为了更好地理解慕课,以及慕课为发展中国家高等教育所带来的机遇和挑战,进而为决策者提供借鉴和参考,本刊组织编译了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英联邦学习共同体联合发布的报告——《理解慕课——发展中国家决策指南》,下文节选自第五章“以学习者为中心的方法和学习者的获益”。

政策要点

     在提高慕课参与度方面,对教师和学习者的ICT技能培养进行投资非常重要。     同样,对开发可负担的在线学习基础设施以及提高教师质量进行的投资应当被优先纳入考虑。 高等教育机构等慕课提供方应当考虑通过包括手机在内的多种访问设备提供慕课,为学习材料提供翻译,从而减少发展中国家学习者的技术和语言障碍。

1、介绍

     第三章已经阐述了慕课给发展中国家带来的机会与挑战。此章我们将关注如何通过慕课的设计和功能以及相关政策(包括政府和制度层面)获益。首先,我们将讨论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慕课学习者的特征。然后,我们会阐述如何通过相关政策使学习者获益。

2、慕课的参与者

      2015年,全世界约有4200余门慕课,其中约54%的课程来自较大的两个慕课提供者edX和Coursera,75%的慕课使用英语。

     近年来,世界范围内出现了越来越多的非西方慕课提供者。世界领先的全球慕课提供者在线目录“慕课列表”(MOOC List)包含了65个慕课提供者,包括那些来自非西方国家的慕课提供者。例如,巴西的UNESP Aberta(http://www.unesp.br/unespaberta)和Veduca (http://www.veduca.com.br/);中国的“华文慕课”(Chinese MOOCs,http://www.chinesemooc.org/mobile/index.php)和“学堂在线”(XuetangX,http://www.xuetangx.com/),前者是由阿里巴巴公司和北京大学发起的慕课平台,后者是由清华大学发起的;印度尼西亚的IndonesiaX(https://indonesiax.co.id/);约旦的EDRAAK(https://www.edraak.org/en/);马来西亚的Malaysiamoocs (https://www.openlearning.com/ malaysiamoocs);俄罗斯的OpenEdu(https://openedu.ru/);沙特阿拉伯的Rwaq(https://www.rwaq.org/);印度的NPTEL(http://nptel.ac.in)。

     霍(Ho)等人对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从2012年秋季至2014年夏季提供的68门慕课进行了调查,发现并公布了学习者的如下特征:

71%的参与者已经拥有学士或学士以上学位;

  • 53%的参与者年龄在30岁以下;

  • 32%的参与者位于美国;

  • 31%的参与者是女性。

     这一结果与其他的研究发现相一致。克里斯坦森(Christensen)等人发现,在他们的研究中约16%的参与者来自发展中国家。这些参与者很大程度上拥有和来自发达国家的参与者相同的特征,如他们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年轻、男性。研究还发现了学习者参与慕课的动机。表1按照地区列出了结果,因为每位受访者可以选择所有的动机,所以总数加起来超过100%。


     这些动机反映了在发展中国家慕课可能给学习者带来的好处。这些好处涉及通识教育、终身学习、劳动力市场的技能习得。尽管如此,我们必须意识到,这些动机是由具有特定特征的学习者所报告的,并未完全反映没有接受过良好教育的学习者的动机。

     尽管类似上述的调查研究很少将发展中国家的慕课作为研究对象,但它们仍然显示,为世界上的每个人提供优质慕课的承诺远未实现。弗朗科·亚涅斯指出了3个主要障碍。

第一,技术。慕课学习需要使用接入宽带互联网的计算机,而很多发展中国家只有不到1/4的人口拥有这个条件。

第二,语言。大多数慕课的教学语言为英语,但在发展中国家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使用英语阅读或对话。这一障碍限制了那些无法很好掌握第二语言的人参加在线课程学习。

第三,学习者必须先拥有一些知识才能掌握更加深入的概念。大学往往为了提高自身知名度而提供慕课,他们通常研发与尖端技术相关的先进课程或传播最先进的知识,如人工智能或基因工程。虽然这些慕课在理论上对所有人开放,但大多数人之前没有参加过任何形式的正式培训,他们没有足够的能力理解那些高深的理论。

     邦克(Bonk)等人指出了发展中国家慕课的以下问题:

  • 在线教育工作者的培训;

  • 设计和实施慕课的模型;

  • 评估策略;

  • 教学实践;

  • 动力不足;

  • 高损耗。

     可以在以下几个方面减少慕课的进入壁垒。通过多种平台提供慕课——包括手机,以及提供具有翻译功能或自动翻译的学习材料——可以减少学习者接受慕课的技术和语言障碍。只有将资源开放(如开放教育资源),才可以允许任何人翻译。然而,翻译只是语言问题的一部分,因为学习资源所使用的语言还需要对于低等、中等教育水平的受众是合适的、可获取的。

     一名成功的慕课学习者需要具备如下技能和特征:数字素养、一定程度的英语能力、学习策略、有效的交付环境、对学习价值的感知、对大量信息进行评估的关键的能力。

     在国家和制度层面,可以采取以下政策措施消除这些障碍:

  • 为在线教育提供足够的基础设施;

  • 对教师质量的提高进行投资;

  • 促进成功学习慕课所需的技能的发展。

     然而,政策措施本身并不足以减少壁垒,还需要关注慕课的设计和教学方法。下一节详细阐述了这一点。

3、以学习者为中心的方法

     关于“教学在有效的学习经验方面提供了什么”有一些不同的观点。贝茨(Bates)于2015年提出了一个关于最优教学法构成的影响因素的概述:

一些在学习期间的知识建构理论,对教学的方式产生影响(如客观主义、行为主义、认知主义、建构主义、关联主义);

  • 一些关于数字技术的发展是否改变了知识的本质的观点(如将知识作为一种商品,应用知识与学术知识的价值)。

     2012年,慕课运动兴起,两种慕课——“x慕课”和“c慕课”——之间的主要区别是:前者遵循教育上的指导主义,后者则遵循教育上的关联主义。如今,出现了很多不同的教学法实验。在许多情况下,这导致一些新的缩略词汇出现,以表明慕课中所使用的教学法的类型以及慕课的组织方式。克拉克(Clark)根据慕课所使用的教学法提出了8种慕课类型:

  • 转移慕课(transferMOOCs):从教师和课程内容转移到学习者(通常也称为“x慕课”);

  • 创造慕课(madeMOOCs):通过更加创新的方式使用视频,更具挑战性的作业、问题解决、同伴合作、同伴评估;

  • 同步慕课(synchMOOCs):固定的开始日期、固定的作业提交和评估截止日期、明确的结束日期;

  • 异步慕课(asynchMOOCs):没有开始日期或是频繁的开始日期、没有(或是宽松的)作业提交和评估截止日期、没有最终的结束日期(也称为“按需慕课”);

  • 自适应慕课(adaptiveMOOCs):使用自适应算法(adaptive algorithms)以呈现基于动态评估和数据采集的个性化的学习经历;

  • 团体慕课(groupMOOCs):从小型的、协作的学生小组着手,旨在提高学生的保留率;

  • 关联慕课(connectivistMOOCs):基于教育领域的关联主义观点(通常称为“c慕课”);

  • 迷你慕课(miniMOOCs):课程比较紧凑,为期数小时或数天,而非数周。

     具体的慕课课程有可能不只属于以上某一个类别(如一个按需的“x慕课”属于转移慕课和异步慕课的范畴)。

     加尔迪亚(Guàrdia)等人研发了慕课设计的10个原则,以吸引更多不同类型的学习者:

  • 使用能力本位的设计方法;

  • 意识到要为学习者赋权;

  • 提供学习计划和明确的方向;

  • 设计时考虑到合作学习,包括团队活动和论坛讨论;

  • 支持社交网络;

  • 设计时考虑到同伴评估;

  • 支持学习者创造知识、生成知识;

  • 为小组讨论和交流提供机会;

  • 提供评估和同伴反馈;

  • 使用媒体技术加强学习。

尽管上述10条作为慕课的设计原则被提出,但它们同样非常适用于更为广泛的教育材料的设计。